• ag8平台登录--值得信赖

    珍藏本文 | 参加书签 | 参加书架 | 书架办理 | 保举本书 | 错误告发 |

    无图ag8 -> 科幻小说 -> 我在外星人眼前耍大刀 寥寂宇宙

    第五四五章 葫芦嘴要塞

        红蓝二玉已经屡次见证过楚狄脱手,她二人的武学造诣固然不是很高,眼界倒是非常宽阔,平凡时只需瞥见别人入手,打眼就能看出个上下大约。

        即便是她们的师父玉无瑕、乃至那些比玉无瑕还要凶猛的大佬,与人入手之时,她们也能看出一个强弱优劣来。

        这便是眼界的作用了,就比如地球上那些不会踢球的球迷,你要是让他评判一下欧洲某球星和亚洲某球员的程度上下,他也能说个八九不离十,即便这项活动他一点都不会。

        红蓝二玉自忖眼界不差,可她们却一直判断不了楚狄的武功究竟有多高,只因楚狄每次展示出来的工夫要么看不懂,要么升沉不定,或平淡无奇,或震撼无比,基本无法评价。

        就拿眼下楚狄跳入弱水河这一身法来说,之前她们也曾在眺望星阁下的“大眼睛”上瞥见过一次,但是那次楚狄是先从离灭星升空,抵达弱水河上空,然后才扎了个猛子。

        那一次楚狄的入水举措并不神奇,神奇的是他竟然勇于跳进弱水。但这一次就差别了,这次他但是站在白22的外表间接“跳”进弱水河的,其身法之迅捷着实匪夷所思。

        纵然是火箭升空,最后分开空中的时分也是冉冉而起的,没大概刹时提至极速,但楚狄在起跳的刹时,速率却已迫近了光速,这可比任何火箭的最高速率都要快上不知几多倍了,他是怎样做到的?

        在人们的认知里,要完成楚狄这种操纵,除非白22的引力消散,同时弱水河的引力扩展一千倍,站在白22上的人类才有大概被弱水吸走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且不说白22下面众女怎样震惊,只说楚狄跳进了弱水河之后,立刻发挥了一次瞬移。

        是的,别看在弱水河上空的星域里无法发挥瞬移,但在弱水河里倒是可以发挥的,这是楚狄的最新研讨效果。

        楚狄使用太极气旋完成了“同流合污[tóng liú hé wū]”,进而发明了弱水的活动纪律。

        和宇宙万物一样,弱水也是时候活动着的,并且自有它共同的活动纪律。

        楚狄如今固然仍不敢说本人曾经片面掌握了弱水空间的一切规则,但对弱水的活动纪律却已是研讨透了,不但研讨透了,并且可以使用。

        楚狄跳进弱水河,天然不是想去离灭星。

        他如许做、除了坚持本人不克不及远行这一假象之外,另有一个更紧张的缘故原由就在方才,当他发出看向浅浅的眼光时,发明一支范围极为巨大的舰队,呈现在葫芦嘴的内部空间。

        葫芦嘴的内部空间便是魔云界了,以是这支舰队的来源不必猜也能晓得,肯定是魔云雄师。

        他天然也不用去想魔云舰队来葫芦嘴所图为何。魔云天河两界友好已久,魔云界的部队到天河界历来就只要两件事,打劫和屠戮。

        大概由于龙耀京的母亲羽裳已经说过他是硅基生命,又大概由于新婚老婆浅浅是正宗的魔云生命,在心思上,他对魔云雄师并没有什么敌意。可如果任由这支舰队进入葫芦嘴就不可了。

        白22和它左近的十几颗星球,在地位上都很接近葫芦嘴,属于两界疆域的最前沿。这支魔云舰队一旦冲出去大开杀戒,白22肯定在所难免[zài suǒ nán miǎn],到了当时候本人怎样处置?

        本人但是允许过浅浅要替她保卫白22的,到时本人怎样能在不杀人的条件下制止魔云雄师?只用一张嘴说吗?说上天有慈悲心肠[cí bēi xīn cháng]?大概唐僧有这个本领,本人倒是千万不可。

        一念及此,他立刻决议亲身赶往葫芦嘴,就在葫芦嘴把这支魔云舰队挡归去,就算对方不听劝,真动起手来,胜负临时不管,应该不至殃及到白22

        的安危。

        目测白22到葫芦嘴的间隔有一亿公里,乐鸿和红玉六女的目力天然看不到这个间隔,他也没计划把这事报告她们,间接就一个猛子扎进弱水河,再一个瞬移离开了葫芦嘴。

        葫芦嘴位于弱水河滨,葫芦嘴内里是静影沉璧的弱水河,表面倒是一点水点都没有,表面是地道的虚空和虚空配景里的星斗大海。

        在弱水河边、紧挨着弱水河的地位上,有一座形貌拙朴的椭球形修建物悬浮在虚空之中。

        这座修建物的体积不亚于一颗小行星,好像故乡太阳系里的谷神星那般巨细。

        后来楚狄把这座修建物当做了一颗天然天体,只不外眼光所及、再开释武魂探究之后,才发明这颗天体内里居然有人,数以千计的人。

        楚狄发明,这里的人穿的居然是跟本人一样的礼服,肩章上的军衔各有差别,只不外大多都比本人这种列兵高。

        此时这些人根本上都四仰八叉地躺在球内壁上,显得非常懒散,同时也十分诡异,这些人是怎样贴在球内壁上的,不怕失下去么?

        楚狄仔细察看了一下,发明这颗天体的结构十分独特,就好像一颗空心的小行星,好像一只翻转了表里的篮球,平滑的一壁朝里,粗的一壁朝外。

        再用武魂感觉了一下球体空间里的天然规则,然后惊异地发明,这颗球体外部引力的偏向、竟是从空泛洞的球心射向球内壁的,这就致使球内里的人可以在球内壁上卧坐立走,而不用担忧坠向球心。

        楚狄在瞥见这奇异结构的同时,还瞥见了很多奇怪的情形,好比这颗空球内里居然有一半的空间是有电的,电力照明将半个球体里的风景照得一清二楚。

        与这灼烁半球的空间相反,另一半球体的空间倒是暗中的,伸手不见五指,就连灼烁半球里的光芒都不克不及照过去一分一毫,两个半球之间好像有一道看不见的墙、隔绝了光芒无法浸透。

        武魂探究表现,在暗中半球的球壁上,分列着划一的平房,平房内里床,床上有人,现在都处于就寝形态。

        而在灼烁半球的球内壁上,嵌满了奇异的物件,密密层层[mì mì céng céng]不下万余只,临时间难以辨别这是什么工具,像极了汽车驾驶室里配有宁静带的座椅。

        没错,这确实是椅子!在看出五个物件构成一朵梅花外形,在每个梅花的花心部位都架着一门激光炮的时分,楚狄就想明确了这些椅子的用处。

        在灼烁半球的内壁上,居然架设了不下一万门的激光炮。

        很显然,这种激光炮是由五团体操控的,五个炮手人均一张椅子。当炮手操炮的时分,坐在椅子上再拴好宁静带,就可以反抗球壁引力了,不然他们就得拿着大顶开炮,那得有多难受啊?

        只不外,现在这些椅子下面大多都是空着的,想必炮手们现在大多在暗中半球的平房内里睡觉,只留下了稀稀落落一千多人在岗值守。

        看到这里,楚狄突然以为有些不合错误,不是说弱水河地区内不克不及利用高科技么?这里怎样会有电、另有激光炮?

        不外转念一想他就明确了,原来这座修建物的地位曾经是在弱水河空域之外,乃至可以说它的一半曾经位于魔云界的空间之中,大概魔云界的空间规则不由止高科技的使用吧?

        想到此处,楚狄不由得[bú yóu dé]暗骂一声:“这群蠢货,都去世来临头了还不晓得!”

        此时他曾经得出判别,这颗空心球应该是联军设置在葫芦嘴的一座军事要塞,其战略意图天然是为了制止魔云雄师来袭。

        但是此时魔云舰队曾经到了要塞周边一万公里以内了,这座要塞里的武士倒是毫无发觉,这不是去世来临头、又是什么?

        既然位于魔云界的半球空间内里有激光炮,就应该有激光炮配载的雷达,而这些不知生死的家伙,居然没有一个观察炮载雷达的,这得是何等恶劣的玩忽职守?

        楚狄一边暗骂,一边发挥弱水瞬移,抵达要塞,眼见要塞朝向弱水河这面、也便是暗中半球的外壁上虚掩着一扇门,当下更不夷由,径直飘进门中。